煤炭網首頁登陸投稿

首頁作者中國煤炭報社網絡中心出品

對《煤炭工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六個理解

2017-01-20 09:10:00 朱吉茂
這部規劃是我國煤炭工業內外部形勢發生深刻變化時期制定的,對加快推進煤炭供給側改革,推動煤炭工業轉型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2016年12月2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發布《煤炭工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以下簡稱《規劃》),這部規劃是我國煤炭工業內外部形勢發生深刻變化時期制定的,對加快推進煤炭供給側改革,推動煤炭工業轉型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值得關注的內容很多,下面主要從6個方面談談我的理解。

  1.高度重視供給側改革

  《規劃》指導思想中提出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發展形勢中認為要加快推動煤炭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筆者認為,《規劃》從始至終都在貫徹供給側改革這一主線。煤炭供給側改革的核心是去產能,還包括具備條件的進行整合改造和適度建設配套煤礦。去掉安全無保障、煤質差、長期虧損等落后產能,為先進產能留出發展空間,使布局更加合理,生產結構更加優化,生態環境保護和安全生產水平進一步提高,達到產業升級的目的。

  《規劃》提出化解淘汰過剩落后產能8億噸,明顯高于國務院《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國發[2016]7號)提出退出產能5億噸左右的要求,說明淘汰落后產能要加碼。

  “十三五”產能仍將過剩,去產能面臨越來越大的阻力。

  一是容易淘汰的已經淘汰了,2016年淘汰的主要是停產、半停產或資源枯竭煤礦,相當于“死老虎”拉出來再槍斃一遍,而2017年及以后需要淘汰的是生產煤礦。

  二是煤價回升后,以前的虧損煤礦實現了盈利,不愿退出。

  因此盡快出臺煤礦關閉退出標準,通過技術、規范和標準等明確最低辦礦門檻,引導行業和企業發展預期十分迫切。

  2.繼續優化煤炭開發布局

  《規劃》開發布局中提出壓縮東部、限制中部和東北、優化西部;生產布局中重新定位了14個大型煤炭基地,提出加快大型煤炭基地外煤礦關閉退出;建設布局中提出東部地區原則上不再新建煤礦,中部和東北地區從嚴控制接續煤礦,西部地區結合煤電和煤炭深加工項目用煤需要,配套建設一體化煤礦。“十三五”西部占全國新開工規模的87%,其中,內蒙古、陜西、新疆占80%。

  新中國成立以來,煤炭開發布局一直在西移。相對于煤炭“十二五”規劃控制東部、穩定中部、發展西部總體布局,《規劃》對布局整體壓縮了一個檔次,東部由控制收緊到壓縮,中部由穩定改為限制,西部由發展變為優化,說明新上煤礦的空間十分有限,下一步重點是做優做強,煤炭行業還有很多事情可做,大有可為。

  為什么要壓縮東部?

  一是東部剩余經濟可采資源少,剩下的主要分布在現有礦區深部和外圍。

  二是東部煤炭生產與優質耕地占用、村莊搬遷的矛盾越來越大,需要壓縮。

  為什么要限制中部和東北?

  安徽、河南與東部類似,遼寧、吉林、江西、湖北、湖南資源趨于枯竭,黑龍江資源條件差、自然災害嚴重,只有山西從資源角度看還有一定發展潛力,但已形成的產能偏大,且面臨嚴峻的生態環境問題,山西提出2020年前不再增加新產能。

  為什么優化西部?

  西部煤炭資源豐富、開采條件好、生產成本低,2010-2014年全國新增查明保有資源儲量的95.6%在西部,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西部是中國煤炭工業的未來,但考慮到全國整體過剩,也應該放緩建設,至少“十三五”發展重點是內部優化升級而不是數量增長。

  3.煤電一體化被空前重視

  《規劃》中10處提到煤電一體化,彰顯煤電一體化發展被空前重視。由于產能嚴重過剩,《規劃》對煤礦建設措辭十分謹慎,多用適度、接續等詞,3處提到配套建設煤礦,其中2處是煤電一體化,一是陜北、神東基地結合電力外輸重點配套建設大型、特大型一體化煤礦,二是新疆基地結合電力外送配套建設大型、特大型一體化煤礦。

  煤電之爭是一個老話題,多年來一直存在。煤電聯營有利于降低雙方交易成本、促進資源優化配置、抵御市場波動風險和發展礦區循環經濟,是減少煤電之爭的有效手段,煤電一體化是煤電聯營的主要形式,國家一直是支持的。從2003年大基地規劃、2005年《關于促進煤炭工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2010年《關于加快推進煤礦企業兼并重組的若干意見》、2012年《煤炭工業發展“十二五”規劃》和2016年《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都明確鼓勵發展煤電一體化。但由于思維觀念、行業壁壘、短視等原因,我國煤電聯營規模一直不大,2016年國家發改委專門下發了《關于發展煤電聯營的指導意見》(發改能源[2016]857號),繼續加快推進煤電一體化。筆者認為,“十三五”繼續推進煤電一體化有基礎、有空間。

  4.對煤化工態度出現新變化

  《規劃》提出在水資源有保障、生態環境可承受的地區,開展煤制油、煤制天然氣、低階煤分質利用、煤制化學品、煤炭和石油綜合利用等五類模式以及通用技術裝備的升級示范,加強先進技術攻關和產業化,提升煤炭轉化效率、經濟效益和環保水平。加快煤炭由單一燃料向原料和燃料并重轉變被正式寫入規劃,報告中3處提到煤炭的原料功能,5處提到煤制油、4處提到煤制天然氣、1處提到煤制烯烴。

  煤炭“十一五”規劃提出引進國外先進的煤炭氣化技術,建設大型煤炭氣化與煤化工示范項目,“十二五”規劃提出有序建設現代煤化工升級示范工程,促進煤炭高效清潔利用,相比前兩個五年規劃,《規劃》對煤化工的態度是進了一步。從規劃文件看,“十一五”處于煤化工發展初期,需要引進國外技術,“十二五”規劃時上升到升級示范,“十三五”雖然還是寫的升級示范,但多處提到煤炭原料功能,盡管態度仍然比較謹慎,也可以看出在轉變。

  2016年底,神華寧煤集團400萬噸/年煤炭間接液化示范項目建成投產,習近平總書記給予了高度評價。但煤化工技術復雜、高投資、高能耗、高水耗等特征短期是難以改變的,資金、技術實力不夠強大的企業是難以實施的,另外油價長期低位運行,煤化工項目盈利難,所以目前看煤化工還不宜大范圍鋪開。

  5.增加科技投入需求迫切

  《規劃》認為我國煤炭科技創新能力不強,研發投入不足,科技創新對行業發展的貢獻率低;在基本原則中提出強化科技創新引領作用,加強基礎研究、關鍵技術攻關、先進適用技術推廣和科技示范工程建設,推動現代信息技術與煤炭產業深度融合發展,提高煤炭行業發展質量和效益;專門寫了加強煤炭科技創新一章,提出了“十三五”煤炭科技發展重點,包括8個基礎理論研究、16項關鍵技術裝備攻關、13項先進適用技術推廣和7個重大科技示范工程。

  我國煤炭工業經過幾十年的快速發展,在精細勘探、快速建井、地下水庫、本質安全礦井、智能煤礦、礦區生態修復、煤電超低排放等方面成績顯著,煤炭供給已經不是問題,行業需要從數量速度型向質量效益型轉變,徹底改變一些人對煤礦“傻大黑粗”、不安全、破壞礦區生態環境、是不清潔能源等固有印象,就需要繼續加大科技投入、加強技術攻關,進一步提高安全綠色開采、清潔高效利用水平。目前煤炭行業仍然比較困難,為把“十三五”煤炭科技發展重點落到實處,一方面需要國家投入更多資金支持,另一方面企業要認識到科技創新的重要性,舍得投入。

  6.“走出去”提上新高度

  《規劃》提出推進全方位國際合作,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大局,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以“一帶一路”建設為統領,遵循多元合作、互利共贏原則,全方位加強煤炭國際合作,提升煤炭工業國際競爭力。

  “一帶一路”戰略,是實行全方位開放的一大創新,也是未來國際合作的重頭戲。筆者認為,我國不僅煤炭產能過剩,與煤礦相關的地質勘探、煤礦設計施工、煤礦裝備、產業工人都存在嚴重過剩,煤炭行業有“走出去”的內在需求;與國際著名能源企業相比,我國煤炭企業在國際化運營和海外投資的廣度和深度上有很大上升空間,需要國際化;澳大利亞、印尼有優質資源,去開煤礦可代替部分進口;煤礦裝備和技術服務性價比高,可出口到越南、印尼、印度、巴基斯坦等煤炭快速發展國家。

  我國煤炭企業“走出去”時間短,跨國經營經驗和人才還不足,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需要警惕投資風險。


責任編輯:管理員

掃一掃關注中國煤炭網
每天獲取更多精彩文章
重庆时时彩彩人工计划